麻雀科普网

袁世凯当皇帝后,为何不敢坐龙椅,而是拿另外一张椅子代替?

稻森义代

2022/1/15 15:08:10

袁世凯当皇帝后,为何不敢坐龙椅,而是拿另外一张椅子代替?

其他回答(1个)

  • 心情是个魔

    2022/1/17 20:24:20

    袁世凯决定称帝的时候,“共和国”在全世界还属于一种异类。比如当时的亚洲,除了当时的中华民国外,一个共和国都没有,全部都是有君主的国家。再比如当时的欧洲,除了法国、瑞士等几个少数国家外,诸如大英帝国、奥匈帝国、沙俄、西班牙、意大利等多数国家,也都有君主。

    因此,就以当时的那种时代背景来说,袁世凯想当皇帝,并非不可理喻的想法。

    当然了,上面说的都是外因,袁世凯想当皇帝的关键,其实还是内因。

    一、袁世凯的私心

    先说袁世凯当皇帝的私心。这与其家族的病史有相当的关系。

    袁世凯的家族,男人都活不过60岁,袁世凯的太爷爷袁耀东没活到40岁就死了;继父袁保庆(叔叔)活了49岁;生父袁保中终年51岁;堂叔袁保恒活了52岁;爷爷袁甲三稍微强点,但也只活了57岁。

    对于老祖先短寿的问题,袁家后人得出一个结论:袁家男人生命最大极限为57岁。

    1909年,袁世凯被摄政王载灃以患有足疾而开缺回籍时,醉心于相命、堪舆之术。据说一个当地有名的相命大师也给他算命,说他活不过58岁,袁当时很焦急,询问有什么解法?大师说:你只有龙袍加身才能化解。袁世凯当时正好50岁,心里便默默接受了算命大师的指点。

    二次革命后,袁世凯大权独揽,当时很多立宪派劝袁世凯称帝,但都被袁世凯拒绝。但是袁世凯一想到自己会活不过57岁,心里便对称帝一事有些动摇。

    1915年时,虽然老袁平时特别注意饮食,刻板而单一,一年四季都是一套固定规矩,非常的养生,但是一想到自己会57岁死,他就心里发怵,想逆天改命。于是,他便在当时动摇了拒绝称帝的想法。



    二、形势所逼

    袁世凯是个人才,会带兵打仗、懂外交、懂经济,了解中国的国情,知道怎样才能让中国这个庞然大物高效的运转起来。不像同盟会只知道套搬欧美经验,不从中国的具体国情考虑问题。

    比如袁世凯执政时期,中国的工业的年均经济增长率高达12%以上, 全国商品的出口量逐年增长1913年时,的出口量是4.03亿海关两,到了1916年时,就增加到了4.81亿海关两。伴随着经济增长,一些国内的大企业集团也相继出现,如简氏南洋烟草公司,荣氏福新公司,都是在这一时期形成了规模。

    如果经济一直这么顺利的发展下去的话,说不定中国还真的能慢慢走向富强。但当时的中国是个松散的国家,经济高速增长,全仰赖于袁世凯个人的强力维持。(各地的实力派之所以不敢胡作非为,不是怕约法,而是怕袁世凯的权势和强悍的北洋军)

    袁世凯是个人精,他心里非常清楚:这种繁荣局面他只能勉强维持于一时,要想在民国创造出一种制度性的健康秩序,使之长治久安,按照当时中国的国情,一下子过渡到民主制度是不行的。他要为中国政治寻找一种最适合的模式,为自己的政权寻找一种能表明合法性基础的象征符号

    为此,袁世凯派人咨询总统府的美国顾问古德诺。然后,古德诺便跟袁世凯说了下面这番让袁世凯下定决心称帝的言论。

    中国人缺乏它要表现的自由民主所应具备的法制、个人权利,甚至纪律都没有。因此专制应该继续下去,直到它发展出对于政治权威有更大的服从、对于社会合作有更大的力量、对于私人权利有更大的关注之后再说。——美国政治协会会长古德诺


    紧接着,袁世凯的好朋友,立宪派代表杨度又跟他讲:中国从君主专制政体,骤然过渡到共和政体,跨度太大,人民不适应,不如应行君主立宪制过渡

    并且杨度还跟袁世凯说:没有君主就不能把中国从军事割据的危险中救出来,共和式民主必须靠强大的中产阶级支持,而中国的中产阶级尚未形成。只有先有君主,把制度确定后,再讨论共和的问题

    注意了,袁世凯搞得是“君主立宪制”,不是“君主专制”

    袁世凯本来就是一个守旧的人,听了古德诺顾问和杨度的一番话,他便坚定了只有皇帝才适合中国国情,非称帝不能治国的固有观念。虽然冯国璋、段祺瑞等人不支持袁世凯称帝。但由于这些人并不是从大局和前途角度出发,更多考虑的是个人利益(袁世凯当大总统,他们等袁世凯死了,也有机会当大总统,但如果袁世凯称帝,他们一辈子就没希望了),因而袁世凯也就没有听进他们的建议,还是决定称帝了。

    (其实当时袁世凯也有顾虑,但他低估了冯国璋等人的实力,以为他们就算不同意,也断然不敢公开反对自己。岂不知冯国璋等人早就对他不满了。这种不满与称帝无关,仅仅就是想取代袁世凯)



    三、舆论“支持”他称帝

    袁世凯对称帝一事的最后顾虑,就是担心舆论会骂他。于是,他的大儿子袁克定和谋士杨度等人就在北京不断组织群众上街劝进称帝,什么工商情愿团、洋人请愿团、妓女请愿团,乞丐请愿团,可以说社会各阶层的民意全有了。(袁克定还伪造报纸,故意骗袁世凯,这是很有名的一件事)

    袁世凯一开始还不信,但是紧接着各省督军的劝进电报也是每天几封报到总统府。这些军阀关心的只是个人的权位,只要权位没变化,他们不仅不反对变更国体,反而还想争先恐后去做开国功臣。

    受此影响,没人敢逆潮流而动,各界纷纷主动上书拥戴劝进,就连对帝制持激烈反对态度的段祺瑞为保全身家性命,也不得不违心地把自己的名字写入劝进者的名单。

    就这样,袁世凯被一群大忽悠的忽悠下,完全蒙蔽了双眼,这让他本来就很不坚定的抗拒之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他惊喜地发现,形势确实一片大好,最起码要比他当初想像的好多了。

    最后,在一片劝进声中,各省的军事长官由段芝贵牵头,共同上了一个“请速正大位”的密呈给袁世凯。

    老袁看了密呈,心想各省督军支持他,老百姓也支持他,就连美国也支持他。这么多人支持自己,他要是不称帝,岂不是会伤了大伙的一片好意?

    因而在1915年12月,袁世凯终于下定决心称帝了。

    当然了,我们现在知道,这些所谓的拥护称帝都是扯蛋。因此,当袁世凯称帝后,他在面对举国一片声讨之声时,他蒙圈了,完全没有应对的措施。

    尤其是北洋三杰冯国璋、段祺瑞、王士珍集体反对他时,他完全死心了,气愤至极,怒骂袁克定“孽子!欺父误国!”

    然而,纵然袁世凯此时知道自己受了儿子的蒙骗,但也为时已晚,在帝制复辟的泥淖里他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